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王飛躍:智能科技+平行哲學,讓世界更加美好

2020-10-13 中國科學報
【字體:

語音播報

  智能時代到底是什麽意思?接下來該如何發展?這是一個AlphaGo命題。

  該命題可以用三句話來理解:我們的社會將進入一個虛實互動的平行社會;我們將從牛頓時代的確定性、大定理、小數據,走向默頓時代的引導性、大數據、小定律;做人工智能就是所謂的“小數據、大數據、深智能”三部曲。

  AlphaGo在围棋对战中完成的就是这三部曲,科技时代已从邱奇—图灵论题转向了AlphaGo 命题,如果说图灵开创了计算机与信息技术时代,那么AlphaGo则开创了智能技术与智能产业时代,它标志着人类范式的转移,标志着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這一新階段可以概括爲“三個三”和“五個五”,並彙集成平行智能這一新的科技,而它在某種程度上也與哲學思想不謀而合,新的世界是關于平行智能的世界,也是關于平行哲學的世界。

  智能時代的“三個三”與“五個五”

  第一個“三”是“三個世界”。按照科學哲學家波普爾的觀點,世界由三部分組成:物理世界、心理世界和人工世界。農業和工業已經開發了前兩者,今天我們面臨著開發人工世界的偉大任務,即解放智力,讓數據資源、知識體系和社會智慧成爲建設新IT時代的原料和動力,讓人類進入一個嶄新的“智業”社會。

  第二个“三”是“新、旧、老”三个IT 。“老”IT(Industrial Technology)是开发物理世界的主打工具,解决了人类发展的资源不对称问题;“旧”IT(Information Technology)是开发心理世界的主打工具,打破了信息的不对称;而人工世界必须依靠“新”IT智能技术(Intelligent Technology),解决人类智力不对称问题,这是时代的任务。

  第三個“三”是三個“軸心時代”。卡爾·雅斯貝斯在《曆史的起源與目標》中提出了“軸心時代”的概念。實際上,他只揭示了物理世界“軸心時代”的産生,即人性大覺醒和人類哲學的突破。心理世界的“軸心時代”是人類理性大覺醒,從哲學走向科學。而人工世界的“軸心時代”是人類智性大覺醒並將催生技術突破的智能時代,今天的人工智能和智能技術僅僅是開始。

  人性、理性、知性,这一系列认知变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马克斯·韦伯认为是人类天性惹的祸,恐惧、贪婪、懒惰催生了交流(Communication)、比较(Comparison)和寻求共识(Common Sense)。

  三C合流,在世界範圍的表現形式就是全球化。三個世界及其三個軸心時代揭示了全球化的層次。物理世界的全球化是“你有我無”,結果只能爲負和;心理世界的全球化表現爲自由貿易,結果是“零和”;人工世界的全球化,其好處是“正和”,即“你有我也有”,甚至可以“無中生有”。

  人工世界是動態的世界,它本質上可以保證人類的任何權利,使“多贏、包容”成爲可能。而第三波智慧共贏、包容的全球化已經開始了,因此我希望“一帶一路”是第三波智慧全球化的開路先鋒,由此實現“智慧”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也是我個人的中國夢。

  爲了利用這個時代,我們還有五個“五”。

  曾經最大的網絡是交通網,後來是能源網、信息網,現在是物聯網,但人類還缺一張智聯網。我們要從被聯到在聯,再到主聯。待這五張網的“大5G”網絡建好後,人類的存在形態必然發生深刻變化,五張網會以一種新的力量把三個世界緊密地變成一個整體。我將其命名爲“五力合一”,即數據的力量、計算的力量、算法的力量、網絡的力量、區塊鏈的力量。

  單純基于大數據的人工智能就像在土基或沙基上建樓,是不牢固的。區塊鏈與人工智能的結合就建造起智能系統的“鋼筋水泥地基”,區塊鏈爲人工智能奠定了可信、可靠、可用的高效數據基礎。

  平行智能讓“碼農”變“智農”

  這麽一來,就形成了一個新的科技——平行智能。

  什麽是平行?過去,“吃一塹、長一智”是通過在物理世界頭破血流甚至搭上生命的“吃一塹”,換來在虛擬的知識世界裏“長一智”。現在能夠用平行的方法,在人工世界“吃一塹、吃多塹”,幫助我們在物理世界“長一智、長多智”,從而實現低成本、高效能。

  比如,將來每一個工作崗位上都可以裝有三個知識機器人來協助工作,目的是讓工作變簡單,但不取代人。“描述”機器人負責描述崗位職責,“預測”機器人負責預測待辦事項,“引導”機器人負責引導最佳實踐。

  人會退休或辭職,但機器人則牢牢守在崗位上,人類只需要給它們喂養“糧食”即信息即可。人類給機器人提供不定性、多樣性、複雜性,機器人反過來把這些內化成它們的敏捷性、向任務聚焦的能力和向目標收斂的能力。

  知識機器人把“小數據”導成“大數據”,再把“大數據”煉成“小智能”,它們將擴展並給予人類“真正”的智能。這麽一來,就會形成一個新的“合一體”:人類—人機結合、知行合一、虛實一體。

  未來,機器要從計算機升華爲平行機,把牛頓機、默頓機合二爲一,打通三個世界,從而讓邊緣端和雲端串聯在一起,産生一系列新的崗位。這樣人工智能就不會造成失業,反而會帶來90%以上更好的工作。就像計算機在今天讓許多人變成“碼農”一樣,它將來還會産生學習工程師、法律工程師、決策工程師等新的崗位,讓我們從“碼農”變身“智農”。

  新時代必須有新哲學

  新時代只有新技術還遠遠不夠,新時代必須要有新的哲學。

  三個世界對應的哲學可以分爲三類,經典哲學討論的是Being,過程哲學討論的是Becoming,但是隨著人工世界的到來,最重要的一定還是Believing。三個B,對應的是物理現象、心理過程和人工引導。

  三個世界,知識也分三類:描述性知識、預測性知識和引導性知識,也與三個B相對應。關于第一個B,是當下最熱的現象哲學,它將所有的經典哲學一網打盡;關于第二個B,是許多學者都研究不透的懷德海的過程哲學;關于第三個B,是平行哲學,它讓虛實糾纏、平行互動,成爲永恒的過程。

  《彖》曰:“剛柔交錯,天文也(平行);文明以止,人文也(描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預測),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引導)。”這也隱隱約約透露出“三個世界,三種哲學”的理念。

  我认为,所有的经典都是以描述哲学为中心,即以海德格尔所谓的Being-in-the-world为核心。随着科学的发展,现在已经开始以预测性科学知识为中心,走上过程哲学,即关于怎样Becoming-of-the-world。但是在以开发人工世界为主的智能时代,还是应以Prescriptive Knowledge引导知识为主,即树立平行哲学的理念,研究如何Believing-for-the-world,这也是默顿的范式。

  現在需要什麽樣的新哲學?我認爲是關于Believing的引導本體的系統和體系,産生新的知識,並以人工世界爲核心實現知識自動化,創立能夠使人類順利進入智慧社會的一種新哲學。我們在物理世界有Energy(能量),在心理世界有Entropy(熵),在人工世界有Entanglement(糾纏),科學上的這三個E加上哲學上的這三個B,融合一起,就是新時代思維的關鍵詞。

  馬克思曾說,哲學家只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的關鍵在于改造世界。希望智能科技與平行哲學的融合,能夠使認識與改造世界和諧平行,使世界更加美好。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见习记者李昕茹根据其在科学与哲学前沿问题研讨会上关于《哲学的智能复兴:新时代、新文科、新哲学》的主旨演讲整理)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