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俞書宏:高質高産的“秘訣”是什麽

2020-07-13 中國科學报 陈欢欢
【字體:

語音播報

  人物簡介

  俞書宏,1967年8月出生于安徽庐江,无机化学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教授。研究方向包括仿生高性能纳米复合结构材料、聚合物控制晶化与模拟生物矿化等 。

  自2014年以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俞书宏连续6年入选“高被引作者”。在同行眼中,俞书宏“高产出”“高影响力”,H指数129;在学生眼里,老师痴迷科研,一聊到好文章就滔滔不绝;但在俞书宏心中,文章不是目的,他有更高的目标。

  出身“教師之家”

  俞書宏1967年出生于安徽庐江。名字中的“宏”字很有时代特色,小时候一直被同学写为“红”。“书”字则很有家庭特色——父母是小学老师,哥哥、姐姐是中学老师。

  初中時,在數學老師的影響下,俞書宏愛上數學。那時,他每周帶上母親准備的鹹菜,步行去幾公裏外的中學上學,幸運的話能搭上一輛拖拉機做順風車。

  高考時,陰差陽錯,俞書宏因爲化學成績最好進入了合肥工業大學化工系。回想起來,他說:“學化學一點不後悔,能做跟國計民生關系密切的研究。”

  碩士畢業後,俞書宏被分配到一家事業單位從事科技情報工作。雖然工作穩定,但他心有不甘:離開化學是不是太可惜?

  1996年,俞书宏迈出改变命运的一步——报考中国纳米材料研究开拓者之一、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钱逸泰的博士,成为谢毅、李亚栋的同门。

  近年来,随着李亚栋、谢毅、俞书宏接连当选中國科學院院士,很多人好奇:钱逸泰究竟是什么样的导师?

  在俞書宏眼中,導師確有獨到之處,一是注重培養學生獨立工作的能力,鼓勵但不幹涉;二是擅長“潑涼水”。“有時候我取得了一點成績,很高興地向他彙報,他會說不行,你看別的同學做得更好,你還得更努力。”

  在导师的激励下,俞书宏将吃饭、睡觉以外的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研究上。当时实验条件较差,甚至需要手工描图,每完成一篇論文都是一项大工程。即便如此,1998年,俞书宏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期刊发表9篇論文,提前毕业。

  “这种工作方式确实是潜移默化从钱老师身上学到的。”俞书宏告诉《中國科學报》。

  向大自然學習

  博士畢業後,俞書宏先後在日本、德國從事博士後研究,開始接觸功能材料和生物仿生材料。一種極其普通的礦物質——石灰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人體骨骼、牙齒的主要成分是羟基磷灰石,是一種普通的磷酸鈣,但是爲什麽所有高等動物都選擇用它支撐重量?”

  帶著這個疑問,2002年回國建組後,俞書宏選擇研究主要成分爲碳酸鈣的貝殼珍珠層——珍珠母。珍珠母具有高度有序的“磚—泥”微觀結構,由于力學性能極好,成爲仿生研究中的明星材料,但尚無實驗室能合成出宏觀尺度的塊狀材料。

  俞書宏给课题组出了一道题:如何做出和海滩上的贝壳差不多的珍珠母块材?

  這一試就是15年。

  2016年,俞書宏課題組在《科學》發文,報道一種全新的仿生策略,在實驗室7~10天可制備出宏觀尺度珍珠層結構塊狀材料,結構和性能可與天然珍珠層相媲美。國際學術界評價認爲,這是人工首次合成真正的珍珠母。

  “最終目的是用到人體組織工程中,成爲可替換骨骼和牙齒的生物材料。”俞書宏說,爲了這個目標,他正在同相關課題組合作。

  2002年以來,樹脂基仿生人工木材、類似北極熊毛發的隔熱材料、石墨烯吸油海綿……俞書宏課題組向大自然學習,幾乎每年都會報道幾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材料。

  “後塑料時代,生物材料安全環保,很有前景。”俞書宏說,現在材料領域國際競爭激烈,希望能盡快把成果向應用拓展。

  受老師影響,學生高敏銳也從事了應用基礎研究。俞書宏的一句話令他印象深刻:一篇好文章如果放到100年後,不知道還有沒有用;但如果好好發展,現在就可以有用。

  今年5月,俞書宏獲得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章。他說,國家爲基礎研究投入這麽多經費,希望能創造出一些實用的新型材料,爲創新型國家建設多做點貢獻。

  科研是場馬拉松

  科研是場馬拉松,凭借导师激发出来的勤奋,俞书宏坚持了20年。

  據學生們爆料,他早上7點多就到了實驗室,晚上11點才走,“經常是師母來接才回家”;每年大年三十上午都在,周末也在,只要沒出差,肯定在實驗室;還有一次,出差回到合肥已是晚上9點多,學生們都回宿舍了,他拖著箱子去了辦公室。

  俞書宏自带天生的紧迫感,连走路都比别人快。“经常去食堂的路上被他从后面超过。”博士后管庆方说。开组会时,他最常用的开场白是,“时间过得好快啊!”开学时他掰着指头算账:马上就要中秋、国庆放假,然后就是元旦,很快就要过年了。虽然自己是工作狂,但如果学生晚上找他讨论问题,他会反过来叮嘱学生早点休息,不要熬夜。

  “在我们组待过的人几乎都会被俞老师打动,对自己提高要求。他在工作态度上为我们树立了一辈子的榜样。”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特任教授刘建伟说。

  俞書宏培养了80多名博士毕业生,在各大高校任正教授的有30余人。每次碰到这些学生,俞书宏都鼓励他们要敢于做更长周期的科學研究。

  “不断推出新材料体系,不断发表高水平論文,高质高产的‘秘诀’是什么?”记者忍不住发问。

  俞書宏说,他的科研理念是对一个问题深挖、摸透,鼓励学生多做具有创新性的研究,多做文献调研,不漏过任何一篇与课题相关的文献,在研究过程中不断矫正和聚焦课题研究的意义和价值。

  招生时,俞书宏比较看重科研态度,因为“未来可能要做好几年艰苦的工作”。在《科学》发表关于珍珠母論文的第一作者茅瓅波在实验室呆了7年,只发表了两篇論文。

  俞書宏也曾担心他们万一毕不了业怎么办,要不要做点别的工作。倒是学生反过来安慰他不要着急。碰上这样的学生,俞书宏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沒興趣的別來

  俞書宏研究组还有一个特色:博士后特别多,有十多位。他们博士毕业后“滞留”的原因几乎一样:为了继续把工作做深入、完整。

  今年,課題組延續珍珠母的設計理念,研制出一種“又輕又強”的天然納米纖維素材料,密度僅爲鋼的1/6,強度、韌性卻遠超傳統合金、陶瓷和工程塑料。文章第一作者正是博士後管慶方,他的故事則需從本科階段講起。

  大学三年级,管庆方上了俞书宏的“纳米材料导论”课。在这门课上,俞书宏通过布置作业,让学生们接触一些科研软件和工具。例如,他为每人分配一篇英文文献,读懂之后按正规論文格式改写成中文論文,并用SCI官方软件EndNote插入参考文献。

  這種形式令同學們大開眼界,“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管慶方從此走上科研道路。

  給本科生上課,俞書宏是認真的。一次他欲去成都參加學術會議,學生們都以爲不上課了,結果他如期出現在課堂,下課後再從合肥趕到南京,搭乘晚班飛機去成都。

  本科生上好课还不够吗?为什么要训练写論文?

  “上一個好大學只是起點。”俞書宏說,本科畢業才是人生的十字路口,選對了則前景光明,一定要按照真正的興趣選擇職業。中國科大的學生可以早一點進實驗室體驗,前提是真正對科研感興趣,如果不是建議別來。

  为了培养学术基本功,除了翻译“看不懂”的学术論文,他还鼓励本科生听“听不懂”的学术报告。

  “聽報告對本科生來說非常重要,不要因爲聽不懂就放棄,說不定會改變人生。”俞書宏笑稱。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20-07-13 第1版 要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