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每日科學

DNA分析揭示古人類血統錯綜複雜

2020-03-25 中國科學报 文乐乐
【字體:

語音播報

  非洲古人類種群的交融程度可能比人們認爲的要高得多,這是人類基因曆史研究的一個新發現,它源自對之前在人類基因研究中代表性不足的群體的基因組測序。3月20日,相關研究成果發表于《科學》。

  “我们发现了很多以前未知的基因变异。”英国维康桑格研究所的Anders Bergstrom说。

  Bergstrom和同事對來自全球54個不同群體的929人的基因組進行了測序,這些群體來自歐洲、中東、非洲、美洲、中亞、南亞、東亞和大洋洲。

  他們發現了成千上萬的新基因變異,這些變異在其研究的許多人群中都很常見,但由于現有數據庫中缺乏歐洲血統以外人群的DNA序列,這些變異此前被忽略了。

  Bergstrom和同事發現了基因在不同人群間流動的更多證據,而不是一個分化的家譜。“它更像是一張交錯的網。”Bergstrom說。這暗示了遠古人類是如何“走出非洲”的。相比于分裂成兩個群體、彼此再不相見,人們可能以一種更複雜的方式繼續在群體之間流動。

  研究人員還發現了遠古人類祖先與其他原始人交融的更詳細證據。人類祖先與包括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在內的古人類群體發生了交融,但迄今還不清楚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率,以及他們與某些群體的交融是否多于同另一些群體的交融。

  Bergstrom團隊研究證明,今天世界上許多不同種群人類在其基因組中都有相同的尼安德特人DNA片段,但是不同種群人類攜帶的丹尼索瓦人DNA片段則不同。這表明人類祖先在遷出非洲後,可能與一個單一的尼安德特人群體以及許多丹尼索瓦人群體交融。

  新數據分析也暗示了大約15000年前,美洲早期人類的數量比之前認爲的要多。Bergstrom說,所有發現均表明,對全世界在人類基因研究中代表性不足的人群進行DNA測序具有巨大價值。“這不是故事的結局,我們需要更多的測序。”

  “目前的基因研究很大程度上是以欧洲为中心的。”美国布罗德研究所的Alicia Martin表示,“为了确保基因技术的公平和更好地理解人类历史和人类学,我们需要在研究中体现人类多样性的广度。”

  Martin說,這些發現還表明,在不同人群中有更多的未分類的人類遺傳變異,包括許多可能與疾病相關的基因變異。

  相关論文信息:https://doi.org/10.1126/science.aay5012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