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直擊2020年全國雙創活動周“中國科學院創客之夜”

让创客唱主角 为创新添动力

2020-10-16 中国科学报 刁雯蕙 赵广立
【字體:

語音播報

[video:創客之夜 2分鍾版]

  編者按:10月15日,2020年全國雙創活動周“中國科學院創客之夜”在深圳市國風藝術館開幕。活動以“率先行動、創新引領”爲主題,重點展示中國科學院、深圳市科技企業、科研機構與高校的優秀科技創新成果,展示相關核心技術助力雙創的項目案例。

活動現場

  起源于“高交會”的“中國科學院創客之夜”活動于2014年首次舉辦。沿襲去年傳統,本次活動仍推出雙創主題演講環節,邀請業界專家探討科技成果創新創業的新模式。面對邁入新時期的雙創,“大咖”們有哪些新的思想火花?《中國科學報》采訪了活動嘉賓。

中科院副秘书长、科技促進發展局局长严庆

  創客是“研創産”價值鏈的橋梁

  “创客可以把科学家的一些理念、想法和成果变成产品、商品,是‘研创产’价值链条上的‘桥梁’。”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科技促進發展局局长严庆在活动中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道。

  在創客之夜活動上,來自“弘光專項”“STS科技服務網絡計劃”“中國科學院國家雙創示範基地項目”等中國科學院內外200余個優秀科技雙創成果,通過“快閃路演”、線上線下視頻展播展覽等形式向公衆呈現。

  “‘快閃路演’是創客與投資者溝通交流一種喜聞樂見的形式,但對于科學家來說很新穎。”嚴慶說,這種形式更適合年輕人,年輕的創客喜歡通過這種很“潮”的方式來尋找投資者和合作夥伴。

  在嚴慶看來,許多科學家自身可能並不適合做創客,但科學家團隊中的年輕人是很有潛力的人選——他們能夠理解科學家原創的理念、技術和成果,甚至參與其中;而年輕也是資本,能夠有精力、有應變能力去做連接科學家與投資者、市場之間的橋梁。如果要尋找將科技成果落地轉化的人選,科學家團隊的年輕人就是潛在的力量。

  “年轻人在台前,科学家在幕后,可能更符合科技成果轉化的规律。” 严庆说。

  随着我国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我国各个产业在发展中越来越依靠前沿科技,越来越依靠科技成果轉化。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呼唤更多科技成果落地解决现实问题。

  近日,中科院院长白春禮在中国科学院“率先行动”计划第一阶段实施进展发布会上表示,“率先行动”计划第二阶段要把“卡脖子”的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集中全院力量聚焦国家最关注的重大领域攻关。

  對此,嚴慶對《中國科學報》表示:“真正‘卡脖子’的難題,一定是在源頭科技供給方面存在問題,以中國科學院爲代表的科研攻關單位義不容辭;同時,‘卡脖子’難題幾乎都有一個很長的價值鏈和技術鏈,僅靠前沿科研單位、僅靠科學家是不行的,需要‘研創産’聯動。”

  他進一步解釋,一般說來,科學家是負責“創造”的,但創新同時蘊含著“創意”的提出和“創造”的實現,要把一項成果、一個理念變得有價值,僅靠“創造”是不夠的,還得有“創意”——甚至是“創意”先行,通過“創意”的帶動實現需求牽引。

  他舉例說,在沒有蘋果手機時,人們滿足于已有的智能手機。但當史蒂夫·喬布斯推出蘋果手機之後,很快成爲許多人的“剛需”。“這就是創意的力量,創意催生出需求,後面才是科學家和工程師用更豐富的技術手段,實現創新成果的落地。在這個創新過程中,科技起著支撐作用。”

  “從這個角度來說,商業模式創新並不比其他‘創新’低端。”嚴慶說,如今我們舉辦各類活動,讓創客唱主角,也正是意在培養一種“鼓勵創意”的環境、營造“大膽去想”的氛圍,之後再通過社會的互動把更多創意變成現實。

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院長樊建平

  一流人才成就一流雙創事業

  “我剛來深圳的時候,城市以務工人員爲主;15年後的今天,深圳的人才隊伍豐富而多元。”10月15日,在“中國科學院創客之夜”活動上,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院長、中科院深圳理工大學籌備辦主任樊建平感慨:一流的創新人才,方能成就一流的“雙創”事業。

  而深圳,正在成爲一流“創客”的樂土。

  多年來,深圳孕育出了一個開放而公平的市場環境。“‘小政府’的模式向企業提供了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有能力的青年人才可以在這個環境下自我發展、脫穎而出。”樊建平說,這離不開深圳爲吸引人才而出台的各類政策和推出的項目。

  同時,政府管理程序精簡高效,爲市場發展提供了內在動力。漸漸地,深圳成爲“創客之都”“創新之都”。在深的無論科研機構還是投資方,也變得越來越開放,各方共同締造了完善的産業鏈條。

  2006年,樊建平受中國科學院黨組委派,南下帶領團隊創建深圳先進院,在深圳擎起新型科研機構的旗幟。15年來,深圳先進院探索並建立了“中科創客學院”,向深圳輸出有特色的雙創模式,有力地推動了雙創人才隊伍蓬勃發展。

  “如今,深圳的資本與企業家對科技成果要求都很高,科技成果要在世界範圍內具備獨創性,要面向國際市場。”樊建平說,在更高要求下,在深科研機構和大學就與其他城市的不太一樣——要注重營造良好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環境,注重培養雙創人才隊伍。

  上世紀90年代初,樊建平在美國矽谷看到,許多員工來自“IC”國家,即印度和中國;然而近30年過去了,現在的矽谷幾乎成了印度人的天下。

  “許多印度員工在本科階段就能接觸到很好的管理知識教育。”這讓樊建平意識到,我們的人才培養體系亟待創新。

  在樊建平看來,培養創新創業人才主要分爲兩類,一是産業需求人才,二是高精尖技術人才。

  “讓學生從本科階段就受到良好的管理和創業教育是一個重要舉措。其次,大學教育應向國際化發展,通過借鑒國際一流大學辦學理念和方案,逐漸培養國際一流創新人才。”

  一流的创新人才队伍,才能成就一流的双创事业。秉承深圳“敢闯 敢试 敢为人先”精神,樊建平作为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筹备办主任,正依托深圳先进院建设中国科学院的第四所大学,开启他“再创业”的新篇章。

  近日,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公布《關于表彰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創新創業人物和先進模範人物的決定》,樊建平入選並作爲表彰人員應邀參加慶祝活動。在他看來,在深圳創新創業需要秉持“敢闖、包容、尚法、卓越”的新時代深圳精神。

  “創業者需要一定的野心,一方面,制定具備挑戰性的目標;另一方面,要懂得知行合一,將內部管理工作做得紮實到位。”

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院先進材料科學與工程研究所副所長喻學鋒

  “成果轉化创新体系”为技术产业化赋能

  科技成果轉化无时无刻不面临“失败”“死亡”的风险,如何跨越科研成果到实际应用转化的“死亡谷”?在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深圳先进院)先进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所副所长喻学锋看来,这离不开成果轉化创新体系的建立。

  在“中国科学院创客之夜”嘉宾分享中,喻学锋以“智造新材,创享未来”为主题,分享了跨越科技成果轉化“死亡谷”的“先进院模式”。

  作爲新材料的探索者之一,喻學鋒在2014年起開始從事黑磷研究。此後,他帶領團隊在國際上首次實現黑磷晶體千克級制備,並將黑磷成本降低了3個數量級,拓展了黑磷在柔性電子、锂電池、燃料電池、氫能等領域的應用。

  2016年,深圳先進院與湖北興發集團合作,共同投資組建了中科墨磷科技有限公司,喻學鋒團隊的黑磷制備技術在兩年時間內以2500萬元實現産業化轉讓。

  这背后,深圳先进院与链条上下游形成的“成果轉化创新体系”居功至伟。

  喻學鋒介紹說,團隊基于深圳先進院科研、教育、産業、資本四位一體的微創新體系,面向産業需要開展源頭創新,使科學知識與市場價值合二爲一;通過“研究中心+”模式,進一步助力科技成果轉移轉化。

  “研究中心+企业联合实验室的模式,实验室技术优势与企业生产管理优势双管齐下,可使科學研究与工程技术‘双螺旋’协同发展,进而推动成果从小试到中试转化,加速了成果的产业化步伐。”喻学锋总结说,成果轉化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而是一个团队的协同合作、平台与平台之间的资源置换。

  目前深圳先进院已建立了10多家外溢机构,武汉中科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就是其中之一。喻学锋所在的材料界面研究中心与武汉中科先进技术研究院合作,共同开展微胶囊技术的中试和成果轉化,建成了年产300吨的多种无醛微胶囊中试生产平台,微胶囊墨水的一项專利以5年900万元实现技术许可,依托技术服务、产品加工实现年市场化收入超2000万元。

  喻学锋表示,工程化阶段是跨越成果轉化“死亡谷”的关键,如何把一个样品转化成产品,需要考虑成本放大问题,工程师的作用很重要。

  “在實驗室,只需一個試管進行數毫升的實驗;但在産品轉化階段,有可能需要噸級試驗,這就需要發揮工程師的作用了。如何設計生産裝置、降低原材料的成本、保證生産過程的環保要求、盡量減少失敗的可能性等,這些都是工程師需要考慮的問題。”喻學鋒介紹,目前其中心團隊已達百人規模,學科覆蓋物理、化學、材料、生物、機械等,其中工程技術人員的比例接近1/3。

  喻学锋进一步告诉记者,研究中心+外溢机构的方式,能够通过建立灵活的薪酬体系和企业化管理机制,招募到成果轉化过程中所需的工程技术人才、产品经理和市场人员,弥补科研机构在成果轉化过程中人才类型的不足。

越疆科技創始人兼CEO劉培超

  做紮根深圳的創業者

  2014年,劉培超正在蘇州進行機械臂初期階段的研發工作,然而進展並不順利。

  “大部分組件與原材料都需要從深圳訂購,從原料收發到産品設計,大概需要兩周的時間。”劉培超覺得,這一來一回之間,有些浪費時間。

  到深圳去!2015年,劉培超與他的創業夥伴們,從全國各地聚集到深圳,創辦了越疆科技。短短5年時間,企業從最初的5人團隊發展到現在300多人規模,獲得機器人領域自主知識産權567項,成爲行業內的“未來獨角獸”。

  “上午設計圖紙,中午把它發給樓下的加工廠,下午就可以拿到設計的樣品,然後晚上去調試。深圳的高效率深深地吸引了我。”來到深圳,劉培超發現這裏擁有完善的供應鏈、資金鏈、人才鏈,是高新技術與智能硬件創業者的天堂。

  “2015年,我們從中科創客學院的一個工位開始,到拿到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第一筆100萬元的資助,過往每一天現在回想起來都曆曆在目。”劉培超說道,在深圳的5年時間裏,越疆科技實現了視覺、控制、驅動、本地技術等關鍵技術的自研,從第一台樣機到實現批量生産,再到重塑上遊供應鏈,不斷打磨、優化、突破,找到了自己的成長之路。

  “我們的創新就是需要在技術上不斷地進行突破,將産品做到極致。”談到具體創新模式,劉培超說道,創業與做生意不同,創新是創業的根源,需要聚焦技術、産品以及運營模式的創新,在叠代升級中,帶領企業不斷探索與發展。

  而政策對于創業者的扶持和幫助,也讓深圳的創業環境變得更加完善。

  作爲一名紮根深圳的創業者,劉培超深刻地感受到深圳的活力、開放與包容的氛圍,爲廣大創業者提供無限的創新力量。

  “在深圳的創新創業氛圍下,我們希望能立足當下,將自主品牌推向全球。”劉培超最後說道。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20-10-16 第3版 转移转化)

打印 責任編輯:張芳丹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